少妇挑战三个黑人惨叫4P国语

  • 歡迎訪問遼陽市興宇紙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

    歡迎咨詢服務熱線:13904997869

   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
   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。

    日本建筑大師坂茂:我要用紙管為巴黎圣母院建一座臨時館

    作者:
    來源:
    2020/09/18

    對于建筑師來說,在災后重建的工作其實是義不容辭的。在我投入到災后重建工作的這二十幾年當中,我也看到了建筑師行業的一個變化,最早的時候,受災的地區,我不會看到有建筑師的身影,但是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建筑師投入到這份工作當中,也有越來越多的建筑師開始為整個環境為社會為人民的福祉考慮,所以這也展示了建筑師自身的態度和自身精神的轉變。

    ——日本建筑大師坂茂

    今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慘遭大火,大部分屋頂和標志性建筑的塔尖慘遭摧毀,全世界嘩然。第二日,法國總統馬克龍便在電視講話中宣布,將重建巴黎圣母院。此后,來自全球各地的建筑師和設計師,紛紛加入到新塔尖設計征集的隊伍中來,天馬行空的創意讓人們嘆為觀止,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腦洞之大。而在這些設計方案中,我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——日本建筑大師坂茂。

    被稱為“人道主義建筑師”的坂茂,在2014年榮獲了素有“建筑界奧斯卡”的普利茲克建筑獎。設計界、建筑界,尊為大師者,多如繁星;但被稱為“俠客”的,或許只有他。善于突破材質局限,挑戰不可能的他,更是一位積極的設計探索家。湯姆士·普利茲克這樣評價他:“坂茂在救災工作中表現出對人道主義事業的執著,他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。創新不以建筑類型為界,愛心不以預算多寡為限,坂茂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加美好。”

    巴黎圣母院臨時館預期效果圖

    最近,日本建造師坂茂的建筑事務所官宣,將無償承接巴黎圣母院臨時展館設計,并且上傳了建筑的預期效果。這是一個樸實無華卻實用堅固的方案,不用猜測,這個臨時展館的建造一定和“紙”有關,正所謂,君子愛“材”,但坂茂唯獨對“紙”情有獨鐘。果不其然,這個構筑物計劃將使用二手集裝箱、紙管柱和標準的膜屋頂進行建造,臨時館的主體由兩層集裝箱錯開排列組成,較低的集裝箱可作為商店、教堂和辦公室,而較高的集裝箱則用作倉庫的同時,還能并起到固定屋頂的作用。臨時建筑落成后,非常適合巴黎圣母院在現階段使用,可以作為教堂的臨時館來容納游客和教堂活動。

    在東側搭建了一個觀景臺,讓游客可以參觀大教堂的修復工作

    了解坂茂的人一定知道,他的身影常常趕赴在“災后重建”的現場。從1994年他為盧旺達難民設計避難帳篷開始,坂茂便頻頻出現在全球各大災區重建現場,以“紙”為材料,為汶川、臺灣、日本、新西蘭等地的災后地區,迅速搭建起堅固實用、易于拆卸重組、能支撐起成百上千斤重的“紙管建筑”。

    災后重建現場,用紙管搭建起“臨時住宅”

    或許,紙在普通人眼里,是一種極為脆弱的材料,但在坂茂眼中卻是一種極為堅韌的材質。你會發現,紙管、竹子、木材……都是他建筑中最常用也最為普遍的非傳統材。“紙的強度太低,這是大部分人對紙結構的固有印象,但其實都是誤解。”早在1986年,關于環保、生態和環境問題的討論還沒有開始,那個時候,他剛剛開始測試紙筒,以便將其作為一個建筑結構材料使用。“紙本身也是一種工業原材料,我們可以通過現有技術,給紙的結構做加固和加強。其實縱觀我們的生活,你會發現用到很多改進過的紙,比如墻紙,它經過改進就防火;我們喝水的水杯,可以做到防水。不同長度、厚度的紙管經過防火、防水以及覆膜處理,既可以防水也可以防火,中空的結構還可以容納其他構建,具有較好的隔熱和隔音性能,最終成為結構非常強大的材料。相比其他建筑材料,紙管的優勢在于容易取材,價格低廉,便于運輸、安裝和拆卸,且能夠循環利用。”

    坂茂對材料的特殊偏好,與他幼時的生活環境密不可分,坂茂的父親是一位喜歡古典音樂的商人,母親則是高級女裝成衣設計師,因而對于設計和創作,從小就耳濡目染。“把東西丟掉是一種浪費”是日本政府從小灌輸給孩子的環保意識,從小父母也嚴格要求坂茂不能浪費任何東西?;蛟S因此,他對脆弱的材料一直頗感興趣。坂茂從小居住在傳統的日式住宅里,年代久遠的住宅常常需要修復,家中的長輩便會請木匠前來修復,而這也讓年幼的坂茂,迷戀上了木工這一傳統的技法。閑暇之余,他喜歡搭建一些小玩意,夢想成為一名木匠。隨著年齡增長,他的藝術天賦和動手能力越發顯現出來,為九年級暑假作業而設計的一座房子模型,大獲好評,并在學校展出。這時的坂茂,已經把成為木匠的夢想轉變為建筑師。

    紙之畫廊

    高中畢業后,坂茂就去了美國學習建筑知識,念大學時,他看到了被稱為“紙建筑師”的庫伯聯盟建筑學院院長約翰·海杜克(John Hejduk)的一篇關于未來建筑的文章,自此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。最終,他選擇在庫珀聯盟學習建筑學。西方極簡主義“Less is More”的視覺審美,構成了他設計思想的重要體系。他不喜歡用日本傳統的設計來創造自己的作品,“設計不同地方的建筑一定要結合當地的傳統與習慣,固定用日本建筑的思維模式就不合適了。”

    少妇挑战三个黑人惨叫4P国语